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它是“美国商界的象征”,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为何沦落到“垃圾级”的边缘?
作者:  发布日期:2018-12-05  点击数:26309 次

GE引以为傲的基业长青经验,在如今快速且非线性变化的时代中,反而成了GE难以跳出原有惯性的致命软肋。GE用亲身实践证明,互联网时代的管理必须有别于传统!


文:本刊记者 王涛   责任编辑:李靖


当下最受关注的世界性企业,毫无疑问是苹果公司。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2001年,就有一家公司坐在如今苹果公司的位置,无人匹敌。风水轮流转,当苹果登上王者之位的时候,这家公司却正在为如何“活下去”而痛苦挣扎。这家公司就是通用电气(简称GE)。



自从1892年爱迪生创建通用电气公司以来,百余年间,GE一直是行业的标杆,引领着全球工业科技研发的进步,在发电、医疗、航空、照明、家电等领域影响巨大,被称为全球多元化经营的典范。如果要评选百年来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企业,GE绝对能上榜。它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美元,是全球最成功的公司之一。股神巴菲特更是盛赞其为“美国商界的象征”。


如今再来看这家公司,却今非昔比。公司股价一落千丈,目前市值仅600多亿美元。今年6月还被踢出道琼斯指数,如今正努力避免成为垃圾股。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三季度因220亿美元的商誉减值,导致单季度亏损228亿美元。引以为豪的分红传统也不得不以“1美分”的尴尬金额维持。负债不断上升、现金流前景不断恶化,以及三季度几乎所有领域业绩不佳让这家公司正面临“崩溃”的边缘,出售或剥离已经成为了这家公司的代名词。那么,GE的危机到底是如何产生的?GE还能迎来下一个春天吗?


1


巅峰的韦尔奇时代,刹不住车的恶果


如果要看GE衰落的原因,多数专家首先会从杰克·韦尔奇时代说起。1981年,韦尔奇在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GE的掌舵人。20年任期内,韦尔奇将GE从一家营业额250亿美元的工业制造公司转变为一家营业额为1250亿美元的“无边界”商业帝国。2001年,公司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也成就了GE的巅峰时刻。


韦尔奇从去官僚化、无边界组织、全球化、六西格玛等几个方面对通用电气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凭借优异的业绩表现和出色的管理哲学输出,让他几乎成为完美CEO的代名词。那本《杰克·韦尔奇自传》更是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创下了当时美国传记出版收入之最。



GE的衰败正是在此时埋下的。韦尔奇提倡“以速度取胜”,做法可归结为两点:一个是争取股东利益最大化,一个是只做行业第一或第二。前者实际上也就是追求高财务回报,后者从商业法则上本身没错,但实际操作中却容易把很多新兴的、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业务过滤掉。


真理多走一步,就会变成谬误,过度强调“以速度取胜”后,GE呈现出越来越偏向追求短期利润增长回报、忽视产业技术研发的发展趋势。金融业务短期发展速度快,回报率高,GE金融利用GE集团的优势评级获得低息贷款,通过消费金融贷给合作商获得利息差,获取了大量利润。股东价值最大化指引下,忽视了对制造业的创新与升级。为了业绩,员工不得不去开拓新的金融业务、加高杠杆、或授信给违约率更高的人,这就积累了更多的风险。一旦追逐的价值方向跑偏,就很难回头。韦尔奇通过大胆的多元化经营、跨国并购、金融杠杆等手段,使GE的市值从他上任时的130亿美元上升到了4800亿美元,等到韦尔奇卸任之时,GE早已不是一家纯粹的工业公司,而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来自金融业务的利润超过了总利润的50%。


当2001年伊梅尔特接手时,GE已经成为一家关注短期利润的相对成熟、财务驱动的多元化企业。接班人伊梅尔特虽然加大了对研发、技术的投入,但没有完成扭转GE整体重金融、轻制造的倾向,相反持续扩张金融资产,利用短期借款维持财报表现。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GE金融高杠杆、高风险、高收益的“三高模式”问题终于全面暴露出来。



GE金融由于最初的借贷规模骤减,进而成为“负债大户”,为了弥补资金缺口,GE金融又依靠发行商业票据进行债权融资。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导致金融业务不再可持续发展,曾被视为“救命稻草”的金融业务,最终却成了压垮GE的“最后一根稻草”。金融危机后,伊梅尔特终于开启了对金融业务的剥离,努力将GE变回为一家工业公司。通过一系列的金融资产剥离、重组、成立新公司、减少投资等方式,GE实现了金融业务的瘦身。


2


雪上加霜,踩错了世界新一轮能源革命大势


为了保持业绩增长,GE再度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2015年,GE耗资123.5亿欧元并购法国阿尔斯通。实际上全球已经进入了新一轮能源革命时期,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长期而言处在下滑趋势中,可再生能源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这笔收购,后来被证明是最大败笔。


2017年7月,GE并购了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总投入高达300多亿美元。伊梅尔特没有料到的是,从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向的过程要比他预想的快得多,油价低迷加之新能源的崛起,使得收购之后,GE不仅没有赚到快钱,反而为GE本身带来了巨大风险和潜在的信任危机,GE很快陷入并购贝克休斯后的经营泥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