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一边是3万亿的土地收入,一边是30万亿地方债的巨大缺口。两者之间,仿佛迪克牛仔口中“3万英尺的距离”。现在的问题,不是地方政府靠“卖地还债”能撑多久,而是地方政府除了卖地之外“别无他法”,用一个新热词汇来说——地方债已经“倒逼”地方政府卖地,甚至已经成瘾。专题制作:齐心 制图:谢丹丹

【综述】地方政府们也在“还着按揭”

郎咸平:巨额地方债都是管太多惹的祸

  其实不管是金融失灵,还是国企垄断资源不作为,归根结底还是政府的管理出了问题。希腊是因为政府管得太少了,对外无力涉足欧盟的金融扭曲设置,让国家陷入贸易赤字困境,对内则是无力管控各级政府和国企,以至于沦落到时刻担心国家破产的地步。至于我们,则是政府管得太多了…【详细】

李稻葵:防止地方债在个别地区爆发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出席“2013第八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时指出,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仍然有一定下滑的压力,要防止地方债在个别地区爆发。 李稻葵同时认为,应该采取重要措施,化解地方债的危机,给地方政府提供一条新的融资渠道。 李稻葵说,中国的地方债跟西方、跟美国和欧洲的赤字财政,本质完全不一样。西方的债务高筑本质是福利性开支,是刚性的,难以下调。同时税收规模由于经济放缓在减少,增长速度减少,因此形成了只能靠发债来过日子的局面。而中国的地方债性质完全不一样,是地方政府为了搞建设借钱,借钱有的时候过多…【详细】

叶檀:地方债背后是经济结构失衡

2013年的倒数第二天,审计署公布截至2013年6月底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 如果把政府当作一家公司,这样的债务负担并不严重,如果把政府当作政府,这样的债务负担颇为扭曲。 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地方债务审计为期两个月,动用5.44万名审计人员,对中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391个市(地、州、盟、区)、2778个县(市、区、旗)、33091个乡(镇、苏木)的政府性债务情况进行了全面审计。 情况好于普遍预期,负债率在警戒线之内。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详细】

新浪微博

登录新浪微博,分享你的观点

还没有拥有新浪微博账号?立即注册>>

专题回顾

看图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