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资本运营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资本运营
《西虹市首富》的诞生之路
作者:  发布日期:2018-08-06  点击数:776 次
“造梦”需要成本:“夏洛”的初恋梦,出品方用了5900万,王多鱼的“首富”梦出品方又耗费了多少资金呢?

  和闫非的采访是约在北京东四环的一家叫做“西虹市影视”的工业园基地,当记者走下出租车,率先映入眼前的是成排成坐的两层小楼房,漂亮又独具艺术格调;穿过两条街道,拐角处的“西虹市影业”几个大字进入视线,隔着玻璃窗,恰好可以看到闫非正在接受上一家媒体采访。

  作为电影《西虹市首富》的导演,在开心麻花的喜剧光环与前作《夏洛特烦恼》票房成绩的加持下,《西虹市首富》的上映让闫非的工作一下子繁忙了起来,他从电影制作中脱身,马不停蹄进入电影宣传工作。

  “您对自己的第二部作品有票房预期吗?”听见这个问题后,闫非开启了自己的“没有论”——“没有预期”、“没有要建立「西虹市」厂牌”、“真的没有要「脱离」开心麻花”。

  “没有”,成为了贯穿采访期间,闫非的“高频”词汇。这某种程度上显现出他的性格,大众想象中喜剧人外在欢乐内里孤独的脸谱没有出现在闫非身上,“没心没肺”才是他的日常习惯。而“没有”、“随性”则是他和彭大魔导演(《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另外一位导演)对待创作、对待喜剧的一种态度。

  “暂时还真没有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闫非说道。

  “首富”诞生记:

  非话剧IP的创新改编

  2015年,喜剧《夏洛特烦恼》(以下简称《夏洛》)横空出世,最终以豆瓣7.5分、票房14.4亿的“有口皆碑”成绩,拿下当年国庆档桂冠。两位导演闫非、彭大魔以及喜剧演员沈腾组成的“铁三角”搭配,也初步得到市场认证。

  时隔3年,“铁三角”再度归来,在没有话剧IP的观众基础下,《西虹市首富》(以下简称《西虹市》)市场前景几何,便成为了业内人士和观众共同关注的焦点话题。目前,《西虹市》上映三天,票房超过8.9亿,猫眼预测其最终票房将达26.30亿。

  面对外界掀起的票房狂欢,闫非显得很淡然。“对于我们做喜剧的人来说,讲好故事是第一位,至于票房暂时不去想。”2015年《夏洛》在上映前期,闫非和彭大魔、包括出品方对电影的期望就是“不赔本”,“我们也没有想到它会引起那么好的市场反响”。冥冥之中,电影市场与票房资本把《夏洛》与《西虹市》推到了现在的位置,而这一切对于闫非本人而言,并没有占据太大比重。

  实际上,在创作完《夏洛》之后,两位导演的职业规划路径清晰可见,即再给观众拍一部优质的电影。当时,两位导演率先想到的是“做一个富有的企业家如何培养自己孩子接管企业”的喜剧故事,于是在之后半年,两位导演都在着手改剧本,剧本名暂定为《资本接班人》。

  在《资本接班人》创作期间,两位导演依旧采取的是“边玩边创作”的轻松式创作方法。某天,正当两位导演正在三亚度假,环球影业某位高管突然来电,告知两位导演这边很是喜欢他们之前创作的《夏洛》,希望两位可以做一个中国版《酿酒师的百万横财》,于是,这才有了现在的“首富”的故事。

  闫非表示,当时听到“月花十亿”这个点,自己和大魔导演非常感兴趣,这才决定先把《资本接班人》放一放,先做“首富”的故事。

  故事大致框架确定后,两位导演的首先要做的便是将其进行本土化改编。“老版电影中有很多细节和桥段,都较为老旧,不适合当下的年轻受众。于是,我们要进行大量的重新创作,要为人物搭建合理的框架,还要寻找抖包袱的梗,其实并不容易”,闫非表示,“一开始我以为改编剧本只需要半年时间,但后来我和大魔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做好本子”。

  新旧对比来看,《西虹市》基本上除了“月花十亿”这个梗属于老版电影,其他方面,无论是王多鱼的足球守门员设定、“多出”的台湾二爷,还是他与夏竹的爱情线设定以及影片中暗含的对当下资本市场和商业社会的嘲讽内涵,皆为原创。

  “我们其实一点也不担心没有话剧基础和受众基础,讲好一个故事,比什么都重要。我们也不能一直只做话剧IP,对于创作者而言,我们更希望有所挑战,希望可以去创新。至于结果如何,还是交给观众吧,只要观众笑了、觉得有意思了,那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闫非如是说道。

  “喜剧”诞生记:

  一场关于“造梦”的核心定位

  实际上,在未进入开心麻花之前,闫非和彭大魔导演便早已相识。那一年,闫非和彭大魔分别从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便开始了一场“喜剧”诞生记。起初,两人维持生计的方法还只是在小剧场舞台执导一些小型话剧,两人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叫做《撒旦计划》,据闫非回忆,当时这场话剧卖出的门票还算不错,两人也因此挣了一笔小钱。

  直到2007年,两位导演在沈腾的推荐下,正式进入开心麻花剧场,执导了三个人的首部合作作品《疯狂的石头》,正式确定“紧密合作”关系。其后,三个人又共同合作了话剧版《夏洛》和春晚小品《扶不扶》《投其所好》,沈腾也逐渐开始“小有名气”。

  “那个时候真的是一穷二白,满脑子就只有做喜剧的一个念头。我和大魔恰好又是对屌丝、对废柴这类题材很敏感的一个人。所以你会看到,我们的作品都是选择小人物为出发点,去给他们不断的「造梦」。我们不会选择深沉的话题,这样很容易故作深沉。”

  其实,现在再来回看两位导演的作品,无论是《夏洛》还是《西虹市》,剧中的主人公都是“废柴”人设。事业上,他们无所事事;情感上,他们命运多舛。但这些小人物有一个共同点,即善良、有底线,这也是两位导演为他们故事主人公设定的共同“底线”——在人性抉择的最后一刻,往往会迷途知返,重获新生。正如《西虹市》中王多鱼在最后一刻选择放弃金钱营救夏竹,选择为公益做贡献却又“反悔”。这在闫非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人性,想成为英雄,却又具有市井小市民般的思维境界。“我们的作品中,都不会有所谓的英雄,我们就是要给他打造成一个具有市井气息的人物形象,并不是所谓的英雄”。

  “喜剧的创作核心就是先建立人物,而最好的包袱一定是由人物建立起来的角色喜感”,闫非说道。“如果让我月花10亿,在没有任何条件限定下,那我肯定也是会去买房、买车、买名表之类的啊,人都是有「做梦」心理的,我和大魔导演又恰好喜欢为观众「造梦」,但梦醒之后,我们往往需要思考的东西会更多,这也是我们两不断去「造梦」的初心”。

  “西虹市”诞生记:

  没有预期、从未想过

  “造梦”需要成本:“夏洛”的初恋梦,出品方用了5900万,王多鱼的“首富”梦出品方又耗费了多少资金呢?

  根据“三声”自媒体报道,《西虹市》制作成本高达1.5亿,大约是《夏洛》制作成本的7倍左右。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投资成本背后,《西虹市》的主要出品方也由早期的开心麻花转变为西虹市影业主投、开心麻花、新丽传媒等影视公司参投。

  根据天眼查显示,西虹市影视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公司主要法人由闫非担任,前两大股东闫非和彭安宇(即彭大魔)分别持股32.5%。开心麻花是股东中唯一一家企业法人,持股比例为15%。这也就是外界传言的“闫非、彭大魔与开心麻花分家”事件。

  关于这点,闫非也向记者做出澄清,“从来没有想过,真的是没有的事情。开心麻花对于我和大魔来说,更像是一个大家庭,而做话剧则更像是一种「回炉」,可以很快找到自己、找到拍电影的不足”。他还表示,关于成立「西虹市影视」的想法,还是张晨(开心麻花创始人)提出的意见,“他还经常会来串门,跟视察工作似的”。

  至于,外界广而言之的搭建“西虹市”厂牌,闫非更是激动表示,“没有预期,之前也没有考虑过”,“三部烂戏一拍,西虹市也就倒了,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在于给观众讲一个好故事,而不是建立所谓的「厂牌」。

  “随性”,似乎是闫非和彭大魔两位导演惯有的创作习性,正如闫非所言,“边玩边创作是我们的创作日常模式”,采访到了尾声,记者问闫非接下来做何打算,闫非笑着回答道,“我和大魔都是没有规划的人,接下来可能会拍电影,也可能会回归话剧,谁又知道呢?要不干脆先休息一段时间吧”。

     
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